十八(1/1)

被闹钟吵醒的周之黎动了动压得发麻的手臂,喝多后的早晨头痛欲裂,她坐在床上等待意识回笼,昨晚的记忆一点点在脑子里回放,浴室,床边,床上,最后在他身上睡着。周之黎懊恼地拍拍额头,酒精害人,色令智昏。段闻鹤在她捶床的动静下打开了卧室门,看起来神清气爽地靠在门边,问她:“要喝水吗?”她低着的头摇了摇,门口的小狗正挤在他腿边,探着脑袋要进来,被他用腿挡在外面。坐在床上的人抬起头对他说:“我昨晚喝多了。”“嗯,我知道。”短暂的对话结束,又变成无言的对视,周之黎不自然地转开视线,下了床径直走向卫生间,门合上才对着镜子呼了口气。段闻鹤简直是个妖精。喝多的后遗症就是一整天都昏沉得找不到状态,周之黎坐在画架前对着手里的笔出神,排了几条线又停下,笔尖已经磨得钝圆。这些天郑淮的态度中规中矩,但总在间隙时露出的神色让周之黎觉得他就像一颗定时炸弹,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做出些莫名其妙的事。中午贺澜来接她一起吃饭,这次她定的餐厅是北江附近的lglong。餐厅从装修至菜品都沿用了中西合璧的多元融合,餐单和她上次来时已经换新,周之黎最喜欢蜂蜜蛋糕和白羽鸭,鸭肉鲜嫩多汁没有丝毫腥味,蛋糕更则为有趣地在上菜时放了小蜜蜂的声音,萦绕耳边,身临其境。这顿饭两人吃得比上次刚见面放松了不少,临走前,贺澜递给她一张卡,“我明天一早飞纽约处理工作,忙完这一段,接下来我大概会清闲不少,这张卡你拿着,需要的时候就用,不用替我省。”周之黎捏着卡不知该拒绝还是接受。“我努力赚钱就是为了可以无所顾虑地花钱,你也一样,我的宝贝女儿。”贺澜摸摸她的脸,“联考加油,不要担心。”贺澜拒绝了她去机场送她,告诉她安心画画准备联考。日子一天天过去,周之黎收到了不少鼓励和祝福,连齐西云也破天荒地给她发了个加油考场见的微信。王秋玉则给她发了那盆鸢尾,祝她考试顺利。周之黎早前向王秋玉请了假,已经许久没见她,约定了等联考后才能补上。联考前的晚上,段闻鹤给她摆了一桌菜,最后一盘上桌是那道瑞士鸡翅。周之黎以为他会在这样的氛围下说些什么,可他平静得与平时无异,什么也没有说。晚饭后她靠在椅背上放空,段闻鹤在收拾餐盒,他的背影高挺,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刚好的阶段,比那些成熟的年上者多了些少年气,又比同龄的高中生少了点幼稚。

他从厨房出来,将洗好的水果放到她面前。周之黎忍不住开口:“段闻鹤,你没必要为我做这么多的。”“这些事我一个人生活也要做的,只不过刚好现在多了一个你,你明天要考试,我应该让你轻松点。”周之黎放下曲起的膝盖,眼神飘忽地落在脚边,公寓里很安静,连康康也在小窝里睡得安稳。“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段闻鹤收起懒散的样子,坐正了一副要和她好好谈的架势,“我生日那天许了愿的,周之黎,你会心想事成,明天好好考。”冬季早晨的雾气重,天光刚亮,段闻鹤送她到了准考证上的考点,门外陆续进去的学生不少,都背着沉重的大包。他在车边为她背上画材包,像门口的那些家长一样对她叮嘱:“别紧张,好好考,我和康康等你回来。”六中的大门进入后是长长的小道,周之黎提着颜料盒走在赶考的大军之中,这里的每一个背影都熬过了集训的紧张和高压,在父母家人的期盼中奔赴考场。考前郑淮神秘兮兮和她押得那些题没一个对上,不过她本就不寄希望于这些靠运气的押题。迈出考场时,周之黎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松下。门口的“车队”排了一大串,段闻鹤站在路沿上,衣摆随风扬起,和他额前的碎发一样,火星随着手指向上,接着是飘散的烟雾。她想也算人如其名,把他扔到人堆里也是鹤立鸡群的。周之黎就这么停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车辆的喇叭声时而响起,段闻鹤转头的瞬间正好对上她的眼睛。只用了一次的崭新颜料还是满满登登一盒,分量不轻,看她提着半天也不动,他上前接过她手里的颜料,嘴上不忘逗她:“傻了?”周之黎难得没回怼,跟着他向前,司机还是那个身形瘦高的大叔。傍晚的车流都要从这条窄窄的小路汇入宽阔的车道,马路上尽是结束考试的学生,有人将画包和颜料一股脑扔进了垃圾桶,有人将画笔一支一支从包里挑出来往外扔,十八岁的冬天是清洗颜料时冰冷的笔杆,也是冲出考场和同学们说笑着扔下过去的傍晚,更是沾满了各色颜料的每一块画板。周之黎望向前方闪烁的信号灯,转弯道依旧排着长队,跟随着缓慢的车流挪动,今日也即将跟着夕阳落幕。从备考前那天起,段闻鹤已经在她的公寓赖了叁个礼拜,明里暗里把东西从曲云湾往这儿搬,衣柜里多了不少他的东西。周之黎正坐在小房间里想着怎么应付段闻鹤,就来了个怪事,郑淮以庆祝她联考结束为由请她去吃饭,照片里还有不少岩石画室的学生和老师。郑淮以前在岩石画室带过学生,和那里的老师领导都算熟络。周之黎想直接拒绝,没想到郑淮在这之前说出了她无法拒绝的理由,岩石画室今晚的聚会请了何月清,一位她一直想认识的女性艺术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