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子帝光回忆:噩耗(1/1)

教练白金耕造觉得头都大了,虽然赤司征十郎没有向他发问,而是将怒火对准了藤原华穗,他在此刻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。他给了藤原一个眼神:是你说的,要扛下赤司征十郎的怒火,我才批准的啊。篮球场上的气氛非常压抑,赤司看向了他的副队长—绿间真太郎,想要知道他是否提前知道此事。可惜,绿间也被瞒得死死的,他被这个消息震得一懵:“退了,什么时候退的?”“是我收到了白鸟夕夏的退部申请,报教练同意。”面对赤司强大的气势压力,藤原华穗丝毫不惧,不亢不卑,反而隐约有和赤司对抗的架势。“赤司君,我负责管理篮球部所有经理,我相信,我有这个权利批准任何一位经理的离开。”听闻此话,大家暗自倒吸一口气,但对藤原华穗能如此与赤司对话并不感到意外。藤原华穗,初一下学期转入帝光中学,是日本贵族藤原家的分支后人,所在的藤原家族与赤司家同为日本叁大财阀之一。更重要的一点,藤原华穗与白鸟夕夏并称为帝光双姝,是帝光中学校花级别的人物。藤原华穗可能是赤司征十郎未来的联姻对象,这在藤原第一天进入帝光中学时,大家都几乎已经默认的事实。而随着藤原进入篮球部,成为教练助教后,这个谣言得到进一步得到了证实。虽然赤司和藤原都没有承认过,但是从表面上,大家都以为他们未来会是一对。不仅如此,藤原家族的企业,还对帝光中学篮球部进行了赞助,金主爸爸的身份,也让藤原在篮球部的身份进一步提高。要知道,社团也是需要经费的,而且帝光篮球部有超过100个人,每年能收到的赞助费大概有5000万日元,除开篮球部的开支,还能为学校赚上一笔。奇迹的时代也曾私下讨论过,赤司家比藤原家还有钱,为什么不出钱赞助?后来绿间解答了他们的疑问,因为赤司父亲并不在意儿子在篮球部所作所为,自然也不会出钱赞助了。所以在帝光中学篮球部,除了主教练白金耕造以外,就是队长赤司征十郎和总助藤原华穗负责管理篮球部的一切事项了。此外,绿间真太郎作为副队长,也有一定权力管理队务。桃井五月有些担心地看向场地上尖锋相对的两人。实际上,藤原总助很少会和赤司征十郎争论,可是在白鸟夕夏的事情上,两人第一次有了分歧。赤司征十郎摆明了不想让夕夏离部,可是却绕过来赤司,从藤原处提交了申请,并直接报给了总教练,从流程来说,并没有问题。但这种无视赤司的做法,却让后者非常生气,特别是在篮球部这样属于自己的地盘,藤原的做法,无疑是给了他一巴掌。看出两人之间的火星四射,白金教练叹了一口气,开始做起了和事佬:“好了,白鸟夕夏已经离开了,你们与其把心思放在这里,还不如放在即将到来的初中联赛上。”白金教练感叹,现在的年轻人,越来越不好对付了。白金教练话发挥了微弱的作用,或许知道两个人在这里争执毫无用处,赤司征十郎没有再继续下去,而是选择到了结束时再和藤原谈论这个问题。“赤司君,我知道未经过你的允许,批准白鸟的离部申请让你觉得很恼火。”藤原稍微放软了态度。“社团并不是强制性的,我们有权利尊重每一位社员的想法。”“而且赤司君,希望你明白,我们都不是神,没有办法控制每一个人,其中就包括了白鸟夕夏。”藤原华穗的意有所指的一席话,撕开了赤司征十郎长久以来的伪装,将他的心思毫无保留地述说出来。“所以,你才让白鸟夕夏离开的吗?”赤司想到了一直以来的谣言,都说藤原华穗是他未来的联姻对象,甚至连父亲对此也不拒绝。

读懂了赤司的意思,藤原却嗤笑一声:“赤司君,你不会以为,我是嫉妒白鸟夕夏才同意她退部的吧。”藤原的眼神让赤司征十郎有些难堪,只听见她语气中蕴含笑意:“我和白鸟夕夏的关系,可不必五月差,赤司君。我帮夕夏,是因为她需要我的帮助。”藤原淡淡地看着赤司。而不是像某些人,只是因为不想喜欢的人脱离自己的掌控,而故意躲着人不批。“我知道了。”被藤原刺了一刀,赤司征十郎反而平静了下来,看上去似乎和藤原华穗达成了一致。只是背对着她走出去的时候,场馆外的阳光从高处落下,与他金色的眼眸交相辉映。他看着自己的手,脑海中的第二人格在瞬间完成交换,抬头时,眼神已是张狂霸气。“没有人能从我手中逃脱,特别是白鸟夕夏。”赤司征十郎自言自语,张开的双手倏然握紧,将温暖的阳光握紧于手中,仿佛要将某人禁锢于此。没有人知道白鸟夕夏这个假请到什么时候,单黑子哲也还是遵守着承诺,认真地完成每门科目的笔记。白鸟这个假期请得意外的长,直到一个月后,有一位律师从校外而来,据说,受到白鸟家人委托,来处理白鸟夕夏退学的事宜。一时间,黑子哲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可是对于白鸟夕夏的情况,这名律师并不清楚,委婉地拒绝了他打听的要求。黑子哲也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白鸟夕夏退学的消息,再次在篮球部激起大片涟漪,其中对此最难接受的无疑是紫原敦,他完全不可置信。“不可能,小夕夏是绝对不可能退学的,小黑子你在骗人。”紫原敦很生气,他觉得黑子哲也在乱说。就算夕夏要退学,也绝对会告诉他的。“我现在就要去找夕夏妞问清楚。”紫原敦丢下手中的篮球,甚至连衣服都没换,就要去找白鸟夕夏。他和白鸟夕夏从小学就认识,甚至在几年前,两家人还住得很近,紫原敦一直认为,他是白鸟夕夏最好的朋友,也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。所以,在他的世界里,夕夏妞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。“回来,紫原君。”藤原华穗连忙出声阻拦了紫原敦,可惜后者现在心心念念的就是去找白鸟夕夏问个明白,根本不管其他人说些什么。不得已,藤原华穗只能无奈说出真实情况:“你去了也没用,白鸟家已经将房子卖掉了,举家前往美国了。”“不可能。”藤原华穗的话就像是一颗炸弹,炸得所有人昏沉沉的,所有人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,赤司征十郎更是有些愕然。眼见着紫原敦几乎快要暴走,藤原华穗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,来压制住这群快要暴走的男人。“如果你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,现在,马上冷静下来。”藤原华穗冷静说道:“明天就是初中联赛的第一场预赛,比赛过后,我会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。”不得不说,藤原这一招妙极了,既控制住了暴走的男生们,又以第二天的比赛胜利作为诱惑,用来激励此刻完全不在状态的奇迹的时代。第二天的比赛,帝光中学队几乎以摧枯拉朽之势取得了绝对的胜利,比分瞬间拉开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。对手打得几乎要怀疑人生了,这也让一旁的白金教练和藤原华穗相望无语。藤原华穗向来说话算话,赛后,就在比赛的准备室里,一些不相关的人都离开后,她向众人说的第一句话,就惊呆所有人。“白鸟夕夏自杀未遂,所以才没有来学校。”说到这里,藤原华穗眼中伤感,沉默了一会,再继续说道:“她的身体无法支持她再继续学习,所以白鸟家委托律师来处理退学事宜。”“你骗人。”对一切都不感兴趣的紫原敦,此刻脸上都是委屈、生气。“那她为什么要到美国去?”